黃岡數十萬方尾礦高“懸”村民頭頂:未兌現的招商承諾致處理進度
发布日期:2022-05-02 16:52   来源:未知   阅读:

  元宵节一起猜灯谜 成语接“龙” 做龙灯安徽长丰发现千年古墓!形状为“八边湖北省黃岡市白蓮河鄉大坳衝村附近石材資源豐富,曾有數十家石材開採企業聚集於此,但開採後産生的大量尾礦卻隨意堆積。村民稱,尾礦破壞生態環境,一遇雨季,就會導致滑坡和泥石流現象頻發,隱患重重。

  12月17日,羅田縣多名官方人士向上游新聞記者介紹,2019年8月之前,白蓮河鄉歸羅田縣管轄,為解決尾礦隱患,當地想了諸多辦法。其中一個就是:2017年時任縣政協主席童偉民帶領招商專班,從武漢引進一家企業處理尾礦。當項目有序推進時,白蓮河鄉劃歸黃岡市白蓮河生態保護和綠色發展示範區(下稱示範區)管轄。示範區不買羅田縣的“招商賬”,導致項目停滯不前。

  示範區石材辦彭姓主任稱,示範區成立後,黃岡一家本土企業中標尾礦處理項目,該區相關部門也積極為其辦理各項手續,爭取早日生産。但此舉引起原先羅田縣引進的企業不滿,也遇村民抵制。

  針對羅田提出的不買“招商賬”,彭主任説,這屬於領導之間的事,他個人也同情羅田招來的企業。

  尷尬的現實是:諸多矛盾引發後,尾礦處理進度緩慢。目前,黃岡市優化營商環境領導小組辦公室已關注此事。

  ▲12月17日,湖北黃岡,大坳衝村附近的山上經石企開採後,留下隨意堆積的尾礦,形成安全隱患,此現象已存在多年。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一段拍攝于2021年8月的視頻顯示:泥水從山上傾瀉而下;大小不一的石頭在山間翻滾;有人大喊“快下來,快下來,危險”。

  此外,還有幾張拍攝于2020年8月的照片顯示:從山上滾落下來的石頭,致山道堵塞。山腳不遠處,便是大坳衝村民居住區。多名村民稱,十餘年來,一遇雨季,泥石流頻發。滾落下來的石頭雖沒砸到人,但堵塞河道、損毀莊稼。“每下一次雨,水土流失一點,長此以往,誰敢保證將來不傷人?”

  滾下來的石頭不是普通的石頭,是“芝麻灰”。這是一種著名的花崗岩石種,可廣泛用於地鋪、臺面、雕刻、外墻板等各種領域。

  公開資料顯示,白蓮河鄉境內石材資源豐富,以“芝麻灰”而聞名。十多年前,羅田石材開發迅猛發展,截至2015年9月,羅田縣石材開採企業達數十家,多數集中在白蓮河鄉,該鄉境內有石材産業園。

  ▲大坳衝村一帶因尾礦隨意堆積引發安全隱患,一遇雨季,滑坡、泥石流頻發。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2015年10月20日《黃岡日報》報道稱,因監督管理不到位,企業違規開採、尾礦隨意堆積等問題嚴重存在,群眾反映強烈。

  多名專家撰寫的《羅田縣石材行業水土保持調研報告》指出,採礦企業的無序開採、亂堆亂放,使河道未能得到應有的保護,導致羅田縣現有水系存在河庫淤積、水系萎縮、引排不暢、防洪標準減低等危害狀況。開採石材的設施大多數都建在山上,位於水系的源頭,大部分加工企業也都建在河道水庫的上游,採礦企業為了減少費用,降低生産成本,使礦山防治水土流失的措施不足,對於加工排出的污水,配套處理設施不全,嚴重影響水源、水質,甚至危及到人民的財産和生命安全。

  ▲大坳衝村一帶因尾礦隨意堆積引發安全隱患,一遇雨季,滑坡、泥石流頻發。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羅田縣官方人士介紹,2015年8月,黃岡市石材行業綜合整治工作督辦會在羅田召開,該縣就加強石材開發利用和行業管理出臺一系列文件,制定詳盡的整治工作方案,尾礦治理也被納入整治議程。

  2016年8月,羅田縣官方對外宣稱,該縣結合本地實際,制定了石材開採與加工污染專項整治工作方案,明確目標責任和整治重點,列出任務清單,加強對全縣石材開採與加工遺留問題的整改落實。督促石材企業對礦山開採的尾礦廢渣實行定點堆放、定期清運,並逐步對礦山進行復綠。

  12月16日,上游新聞記者在318國道白蓮河鄉段看到,廢棄的礦山正在復綠,尾礦已被清走。國道一側是山,山的那頭卻是另一番景象:石企正在生産,山頂、山腰、山腳下的尾礦石隨處可見。有的尾礦石長三四米、高約半米,有的尾礦石只有乒乓球大小。

  被問及尾礦為何不及時清走時,正在作業的工人並未正面回應,只説採礦時,大的會被運走,小的也就是尾礦,用不上就留下了。

  2021年2月,大坳衝村民在聯名信中痛斥尾礦隨意堆積帶來的危害:在這十餘年的開發中,尾礦一直是就地傾倒堆放,大面積的山林灌木植物被毀,帶來了環境和安全的問題。截至今日,採礦企業仍在不斷增加尾礦,已囤積了數十萬方,山林仍在被毀。

  ▲2017年,為處理尾礦,時任羅田縣政協主席帶隊從武漢引進一家企業。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近年來,石材行情趨好,尾礦也成“香餑餑”,被碎成小石子後,可用於建房、鋪路等。

  羅田縣多名官方人士介紹,2017年該縣決定引進企業處理尾礦。時任羅田縣政協主席的童偉民,另一個身份是石企整治小組負責人。他帶隊外出招來一家企業:湖北鑫寶圓石材實業有限公司。

  招商引資單位確認書載明,由武漢客商投資的石業加工項目,落戶白蓮河鄉大坳衝村,協議總投資0.5億元,縣政協辦公室為引資單位。

  據介紹,引進鑫寶圓公司後,該縣多個職能部門為其服務,協調項目備案證、使用林地審核同意書等證件的辦理。此外,考慮到鑫寶圓公司的發展離不開大坳衝村村民的支援,在羅田官方的促成下,鑫寶圓公司與大坳衝村村委會達成合作協議,尾礦處理項目成了村企共建項目。

  公開資料顯示,2019年8月9日,白蓮河生態保護和綠色發展示範區成立,機構規格為正縣級,對羅田縣白蓮河鄉、浠水縣白蓮鎮實行整建制管理。

  羅田縣官方人士稱,示範區成立後,尾礦治理項目推進遇阻。“童主席帶我們找了示範區很多次,他們不買我們的賬,都是黃岡市下面的正縣級機構,我們也沒辦法。”

  ▲2021年2月,大坳衝村民在聯名信中痛斥尾礦隨意堆積帶來的危害。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鑫寶圓公司負責人劉春梅介紹,羅田縣積極履行招商協議,為他們辦理相關證件,協調各種矛盾。然而示範區成立後,鑫寶圓公司從“香餑餑”成了“靠邊站”,她多次找示範區請示協助辦理證件均無果,有一次找相關負責人求助時,雙方發生糾紛,示範區工作人員報警,她被處以行政拘留10日的處罰。

  羅田官方人士認為,示範區不能不理舊賬,也應該像他們一樣,積極為企業服務,推進項目落地。

  示範區石材辦彭主任稱,鑫寶圓公司的尾礦處理項目無法推進,有諸多原因:該公司自身實力有限,在羅田縣大力支援下也沒能正式生産;該公司諸多證件未獲得,已獲得的證件已過期,整體來看不具備生産的資質;該公司負責人劉春梅性格有問題,在與示範區領導溝通項目時方法不對,惹領導生氣了;最重要的原因是示範區成立後,統一對尾礦進行管理,將處理尾礦項目招拍挂時,鑫寶圓公司未參與,後來一家黃岡本土企業中標。

  一份行政處罰書印證了彭主任説的“領導生氣”。浠水縣公安局白蓮水陸派出所查明,2020年11月16日,劉春梅進入示範區辦公樓二樓大喊大叫,示範區幹部多次勸説,劉春梅不聽,示範區工作人員報警後,劉春梅腳踢處警民警,遂決定對其處以行政拘留10日的處罰。

  彭主任稱,黃岡本土企業中標後,遭遇大坳衝村民強烈抵制。目前,示範區正在積極協調雙方之間的矛盾,也在協助該企業辦理相關證件。“它的廠房佔地有問題,還在積極協調。”

  “示範區對待這家中標的本土企業的態度是不是像極了羅田縣對待鑫寶圓公司的態度?”面對上游新聞記者的提問,彭主任説,他個人對鑫寶圓公司的遭遇表示同情。

  彭主任表示,劉春梅想要投資不打水漂的辦法是:主動與本土企業溝通,雙方達成合作框架,成為它的“分廠”。

  針對羅田官方人士認為的“不買賬”,彭主任説,這是領導之間的事,他不便過多評價。

  他認為,企業之間的矛盾、企業和村民之間的矛盾,若不妥善解決,不利於尾礦處理。

  目前,黃岡市優化營商環境領導小組辦公室工作人員表示,待研究後,看進一步如何處理。